冰奈夜一

——「笑ってね」

无聊把兄坑重看了一遍,然后发现了这个
大师兄再说“喜欢的人”的时候特底把镜头转到了飞星那里??
这糖发的:-D
我表演一个原地爆炸.

主角组(假糖)

已經來到幻想鄉幾天了,仍然不懼危險而且好奇的在魔法森林的四處走著,不久後在不遠處聽到了打斗聲,於是尋著聲音走了過去,躲在了旁邊的草叢中

一個穿著紅白色衣服的少女拿著御筆,雖然是剛戰鬥完卻沒有疲勞的感覺

–好…好厲害

躲在草叢中的人在心裡中發出了一聲感歎後鑽除了草叢,抓住了紅白少女的衣袖

「那個…你…你就是傳說中的魔女對吧!」

「我只是個普通的巫女」

紅白少女表情冷漠的看了她一眼,很顯然對眼前的人沒有興趣,轉身準備離開,可被人扯住了袖子

「那你也很厲害啊!和我單挑吧!」

「……沒興趣」

紅白少女掙開了被人扯住的袖子,然後飛向了天空,這也許實在幻想鄉中最常見不過的事情,卻讓這個初入幻想鄉的少女震驚了

「什麼…竟然會飛……如果不想和我打架沒關係,那告訴我,你的名字吧!」

「博麗靈夢」

–博麗…靈夢……博麗靈夢…嗎?
在心中不知道默念了對方的名字多少遍,才像是確認了什麼一樣,用力點了一下頭,朝著紅白少女所在的那片天空大喊道

「我,霧雨魔理沙,一定要成為最強的魔法使然後超過你博麗靈夢daze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–好大的雪…靈夢你看到了嗎?

「呼…哈~有點冷呢」

將圍巾網上拉了一下,在眼前的墓碑蹲了下來,用手擦去覆蓋在上面的雪,然後在墓碑的旁邊坐了下來

「時間過得真快啊靈夢,和你第一次見面已經有一百年了啊」

–博麗的巫女只有二十年的壽命

「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時,我還不信,和你們吵了很久,還大哭大鬧了一場呢…結果沒想到靈夢你最後真的走了啊」

「靈夢啊!我呢,現在可是魔法使了!我想和你好好的打一架,一定是我贏,嘿嘿~」

「所以說…快點回來吧…靈夢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–靈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–快點回來吧……

      –拜託了快點回來吧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–大家也一定都很想你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–我還有好多話想對你說啊…靈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–「靈夢…我喜歡你啊daze」

标题被我吃了

*严重ooc
*短打

——我想,我大概是被魔女迷惑了

寂静的夜晚,我坐在草地上,抬头看着月亮,准确来说,是看着月亮上的人,她拆开一根棒棒糖的包装开始吃,一脸无趣的看着我

『格瑞,你是不是喜欢凯莉?』

昨天金向我如此问道,我并没有给出答案,也没有去思考金为什么会这样问

——喜欢?我怎么会喜欢上那个魔女

——讨厌?不…她并不讨厌

「我说,木头,你就没有什么话题吗?好无聊啊~」

就在我思考时,魔女开始抱怨起来,我抬头看了看她的脸,很不耐烦的样子,我站起来后将斩烈拿起,开始往回走,并简单的回答了她

「没有」

「木头就是木头呢,这样会单身一辈子的哦」

身后传来了魔女的笑声,我回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加快步伐将她甩在了身后

「欸,木头等等我啊!」

「魔女,你好烦」

被我甩在身后的人骑着星月刃很快就追了上来,并挡在我前面,她一脸笑意的看着我,将含在口里的糖塞到了我的嘴中

「魔女,你干什么!」

我微带一点怒气的对着眼前的人说道,正好与她蓝色的眼睛对上,眼中带有明显笑意的她向我靠近

「呐~木头,本小姐…喜欢你哦」

「魔女的话可信吗?」

虽然是这么说着,但心里却像相信了一样,有种莫名的安心和急躁感

「木头,你脸红了」

被人这么一提醒,才发现脸上微微泛红,只好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情绪

「回去吧,别让金他们久等了」

魔女有点不满的跟在我身后

「什么嘛……真是个木头」

不知道沉默了多久,我终于开口说道

「魔女,这个大赛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存活」

她像是知道了什么,突然变得消沉起来,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拉过她的手,将人扯了下来,然后一吻

「那个人,只会是你」